风满楼lowlog

懒散画师,接受约稿,有意私聊

自己逼到自己发嗮烂扎
仲有毛得救啊
    没钱了好穷啊....
    these days shirt
Demo&Sample

鬼鸮(一)

业余爱好..我是一个有着写手灵魂的画手(雾)

24k原创文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序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

有稀奇古怪的东西吗

我不相信

但我很好奇

所以我死了

             ------《我家主子》

                              御用铲屎官记

   靠...这什么几..


“这什么**玩意”

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你就不能有点出息么,能不能学一下我

关心一下国家大事,你知道不,中美贸易...”


“砰-”


好的,聊天完毕,开始我的自我介绍时间

我叫曾落机,一名普通大学生,刚刚在宿舍

一直bb个不停的是我的室友-吴华硕,估计他

不会再有台词了,因为他被我撂在了宿舍里面

在宿舍宅了一整天的我现在要出去吃点东西来维持一下我的生


“歪!!帮我带瓶乌龙茶!!!”

 

命啊...我得逃离这个地方...


夜晚村里集市繁华的一如往常,小村子像是两块面包

我们校园如同牛肉饼一般的夹在中间,靠着两条如挤出的沙拉酱一般的小路来往,安静的校园和外面嘈杂的夜市犹如是两个世界,空气中充斥着各种气味,却让我感到十分亲切

“喂喂喂,这把....不算!...再..来!”

路边摊里的一桌子已经开始醉意微醺,即使透着这旺盛的锅炉烟气也能看见那几个大汉红的发亮的脸庞

“喂!靓仔,看啥呢,吃点啥呀今天”

“啊...还是从前一样就行!”


  我拿着煎饼告别了热情的摊子老板,再回望过去

发现刚刚那桌子人不见了,兴许是醉了回去罢

有些失望,还想着会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发生嘞


    毕竟我是我们学校的趣闻周刊的负责人,第一个吃瓜什么的,我往往是不会错过的


回到往返学校的路口时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路灯坏了好几天,整条路都是黑乎乎的,且重点是,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做...


“喵呜!”


   啊啊啊,你这家伙又肥了啊!啊!别咬!那是我的!

我一手把煎饼放在嘴里叼着,另一只手开始掏出我的法宝-金牌猫粮

这只橘白色相间的噬元兽是我在这个学校最重要的东西之一,每天晚上喂猫撸猫比我上课还准点。


猫似乎吃饱了,满意的蹭了一下我的腿

当我正要下手撸这小吃货的时候


一个玻璃瓶子砸在了我的跟前

玻璃渣子飞溅着,原本蹲着的我应声倒地


“靓仔,你刚刚看的挺专注的啊....”

 

薄弱的月光透过斑驳的叶影照在路面上

还没等我晃过神来,那不速之客就向我晃了过来


那红的发亮的脸,酒气与凶狠的表情

随之而来的凌乱密集的脚步声,几个黑影出现在

我的身后挡住了我的去路



“跟老子讲..你都看到了..什么!?”


弥漫的酒气逐渐淹没了我的呼吸声,我死死的抱住

猫咪,顾不得身上的玻璃渣和尘土,从地上弹起来试图开口发动我的嘴炮技能


“大哥,有话好好...”


“噗-哗啦啦....”


刺鼻的酒淋满了我全身,我下意识松开了手,猫咪随之溜走,瞬速的调上了一道高墙上,消失在了黑暗中


“靠...亏我平时对你那么好...”


当我努力得睁开我双眼时,随之到来的是一记重拳

基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我再次应声倒地,


“救...”


那大汉似乎没有停手的意思,眼看着一阵乱打就要往我身上招呼过来时


一声尖锐而刺耳的叫声打破了寂静,一个黑影从天而降向那个大汉扑过去


与其同时,后面的黑影也有了动静,

黑影好像多了一个,且和其他黑影打斗了起来

当那个大汉奋力的摆脱那只黑色大鸟时

后面的战斗已经结束了,黑影冲了上来

然后就出现了一个我这辈子看到的

最漂亮的一个回旋踢,即使当时很暗

我还依稀能看到那个义士的样子

披风,奇怪的靴子,黑色的大鸟停在了他的臂膀

还有眼圈周围漆黑的涂装...



再回过神来,远处的学校门卫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黑影和那大鸟已消失不见



黑暗中窜出一个熟悉的身影,眼睛发着光跨过

倒下的大汉向我扑过来

嘴里还叼着我刚掉下来的煎饼


“原来你刚刚是搬救兵去了么...”


最后我能记起来的事情就是


“好像忘记给那扑街买乌龙茶了”


“你刚刚也太慢了吧”

猫头鹰扑领着翅膀,张嘴吐出人言

“你在跑慢一点,那孩子可就凉了!”

男子摘下披风,眼圈的涂料逐渐消失

“啊...安啦,爱管闲事的又不止我一个”

“去吃夜宵补充一下能量吧..打架很累的...

等一下回宿舍就有劳你老啦!”

“咕!!!”


“喂,保卫科吗校门口附近路段发生斗殴事件,

受害者是我校学生...额...还有一群醉鬼...学生

现在已经安全了,就好像被吓到了...是啊

那鬼叫声又出现了...”


待续


端午补个图...
好久没上LOFTER了
上来混个脸熟...

沧盲

表示还不够一个小时,
脱稿以至于比例不对。
但出来的效果不算迟,
黑白和牛皮本真绝配。
画完一倒头我便入睡,
隐约何方吟唱淮南子。
大门打开的哪一瞬间,
夜到来月亮像个孩子。

夏末风来
秋至肃杀

昨夜星风落梵楼
日起升中云封侯
青山不改年月逝
空有一身少年愁